日本料理所要強調的精神,不僅只是依賴食材價值而已。
好的食材固然重要,但料理人對技術的專精,與對廚藝的修養,才是成就每道料理好壞的最重要關鍵。
「百花迎春、夏日河塘、秋賞明月、冬雪紛飛」;如何將四季之美經由料理的方式來呈現,再再考驗著料理人的紮實功力。
懷石料理最大的享受,不單只是味蕾被挑逗的興奮感,而是視覺與味覺,料理人對於每道料理的專注,都能被傳達了,品嚐者感受了,滿足了口腹之欲,心靈也得到了溫暖慰藉。
懷石料理,對我而言:是道神聖儀式,更是一場永恆的信仰。